您的位置: 呼和浩特资讯网 > 时尚

地缘政治存在利益盲区

发布时间:2019-11-26 21:26:02

地缘政治存在利益盲区?

"阿拉伯之春"之后的四年间,各国围绕中东地区地缘政治的考量并没有发生剧烈变动,依然以传统的安全、稳定和经济利益为各自的出发点。至于民主与改革的主题,似乎不是各国的强烈关切。

以安全和经济为主导的情况下,一些国家的战略很难有任何大的调整。法国、德国、英国和中国的策略体现的就是这一思路,正如本书前文所述。但是也有一些国家,例如土耳其和俄罗斯,在"阿拉伯之春"爆发后改变了原有的战略重心,试图扩大自己的地缘政治影响力。而且,这种野心不仅仅局限于中东地区,在俄罗斯的案例中,莫斯科的意图是将自己的影响扩大到西方国家的家门口。

遗憾的是,无论是长久以来的传统战略还是新兴战略,都未产生十分积极的效果。牺牲改革,将安全和经济利益放在战略的核心位置,将导致地区内的集权政体依然存在,更为严重的后果是整个中东的不稳定局势将愈演愈烈。短期来看,这两种战略方针可能会让一些国家受益。而从长远角度来看,各自为政的合作态度和不稳定的局势迟早会让各国的利益受损。

过去的伤疤

当今世界的地缘政治逻辑往往建立于对过去经验的总结。国家政策的制定者将这种思维方式奉为圭臬,导致政策效果和初衷在实际操作中背道而驰。可以说,历史经验,尤其是人们在过去犯下的错误,实际上是在误导未来的政策规划。

美国和英国在叙利亚冲突中扮演的角色就体现出了这一政策盲区的特征。军事干涉伊拉克和利比亚的结果让英美备受打击。两国自然而然地"以此为鉴",对叙利亚纷争采取若即若离的姿态,尤其是在是否武装叙利亚反对派的问题上。诚然,小心驶得万年船。但是,英美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局促并非源自两国对过去政策失误的认识,它们也没有把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三国的国情差别考虑在内。

在地缘政治当中,政策制定者这种"一视同仁"的态度是错误的。仍以英美为例。军事干涉伊拉克和叙利亚之所以没有成功,是因为两国战略缺少后续稳定机制。而这一机制是战后重建所不可或缺的。可以说,缺少稳定,民主转型便无从谈起。同时还需要警惕的是,稳定不能以压迫个人自由为前提。

转型出现阵痛,政府势必寻求强力控制局势,这就为限制公民权力提供了口实。此时外界需要确保转型期政府和民众不会陷入压迫和反抗的恶性循环。

无视政府治理

外部力量干涉中东局势时常犯的另外一个错误,是忽视政府治理在防范社会和政治不满情绪方面的价值。外部参与者在干涉过程中往往将被干涉政权视作工具,对其国内长期治理的政策表现不闻不问。短期来看,英美选择忽视友好政权国内部的种种民主问题而继续与之合作,是符合各自利益的。而问题在于,一旦这些问题积重难返,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集中爆发,任何短期利益可能都会灰飞烟灭。

此外,埃及和海湾地区等国家的案例说明,为了追求自己的经济利益,尤其是在能源领域的利益,中国、法国、德国、俄罗斯、美国以及欧盟都选择继续与地区内集权政府合作,以维护地区现状为首要政策考量,希望藉此能使自身利益最大化。

在这条路上,美国走的相当远。在华盛顿的外交政策中,不稳定国家的经济和政治改革已然让位于技术层面的合作。只要能够继续攫取利益,对方的政府治理和结构性改革并不在美国的考虑范围内。

不稳定因素的反噬

在各大国看来,维持现状符合各自的安全利益。但是,这种想法也会带来不可忽视的负面效果。在埃及、沙特和阿联酋,通过维持现状来维护安全局势的策略将民众的情绪带回到了前革命时期的状态。在埃及,塞西政权对穆斯林兄弟会以及其他反对派组织和个人的残酷镇压,直接导致了极端组织在埃及的活动日益猖獗。以色列对他的支持同样出于这种维护稳定的考量。

俄罗斯支持叙利亚阿萨德政权也反映出了类似问题。出于对逊尼派极端组织的担忧,莫斯科一直选择与阿萨德合作,以维持现状为首要目标。但是,随着车臣武装和伊斯兰国合流,莫斯科的政策终于走火。美国无视巴林的人权危机与法国支持北非的集权政府,都如出一辙,单方面强调维护稳定对国家安全的重要性。忽视人权或许可以在短期内带来稳定,但是长此以往,积重难返的问题集中爆发会给稳定带来更大的威胁。

"阿拉伯之春"带来的最重要警示是牺牲结构性政治改革换取稳定的策略是不明智的。遗憾的是,各国并没能吸取这个教训。"阿拉伯之春"是过去几十年间政治结构改革遭到压抑之后的集中爆发。尽管强权政府能够带来稳定的表象,但潜藏的危机势必将撕破这一表象。各大国必须引以为戒,平衡自己的战略,不能再因经济和安全考量而回避隐藏在不稳定地区的人权危机。

不稳定之源

盲目追求扩大自己的地区影响力也有可能导致区域局势不稳定。卡塔尔和沙特为了扩大势力范围而支持叙利亚境内的极端组织,直接导致了两国之间和海湾地区的紧张局势升级。为了推倒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土耳其对极端组织的选择性忽视直接造成安卡拉和西方世界的关系一路下探。叙利亚国内局势也因此更为错综复杂。

伊朗的策略是,通过削弱其他国家的影响来增强自己的势力,在中部地区国家(包括黎巴嫩、伊拉克、叙利亚和也门)支持什叶派武装。这一做法也不可避免地增加了这些国家间的分歧。在尔虞我诈之间,像伊斯兰国这样的组织趁机发展壮大。

一度被伊朗人视为遏制对手的最有效手段,现在变成了对本国最大的安全威胁。埃及希望不断做大的伊斯兰国可以促使美国重启对自己的武器援助,却也不能排除自己将沦为恐怖活动的受害者之一的可能性。

为了达成各自的地缘政治目标,中东地区内外各国都把扩大政治影响力和经济利益放在政策首位。以安全和稳定为主基调的传统政策框架在中东问题各攸关方的策略组成中仍然具有压倒性优势。但现实情况是,民主进程一日不能取而代之,地区长治久安便一日不可得。

政策制定者须尽早意识到短视政策只是饮鸩止渴,将政策重心转向长期经济政治改革、培育公民组织以及限制政府权力上来。与此同时,还要学会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强调国与国之间的差异性。在纷争不断地区,稳定虽然仍是第一要务,但决不能以破坏人权为代价。

尽管利益和价值观之间的确很难取舍,但政策制定者仍然需要将眼光放得长远。

巨蟹座
欧冠
装修施工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