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呼和浩特资讯网 > 美食

传奇孝子捉鱼银瓜香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6:45:05

传奇:孝子捉鱼银瓜香  ——青州禾银瓜传奇瘦叟刘沂生    瘦叟刘沂生      贡品银瓜甲天下,  香飘九州芳五洋。    贡品银瓜,即为青州市弥河银瓜,是甜瓜类中最为优良的品种。  贡品银瓜的主要产地,在青州市弥河镇大官营村东,弥河岸畔四百多亩的河滩中。  弥河银瓜,亮如银,甜如蜜,既脆又香,以其优异的品质闻名于世。《青州市志》载:“因弥河银瓜香甜爽脆,营养丰富,清乾隆间即为贡品。”  有关禾银瓜的来源,有一个动人的传说,且待老叟侃来。    贫寒出孝子,  富贵生淫逸。  病母思鱼,  甘将命弃,  置身浊浪无悔意。  莫道无神灵,  鱼瓜变幻,  起死回生,  弥水岸畔出奇迹。    青州城南,有一座秀丽的云门山。云门山的顶端,有一个神秘的云窟。这个云窟,深不知几许,洞中的仙溪是一条直通弥河的暗河。据传,这里是南斗星君与北斗星君的别府洞天。  凡世清朝乾隆初叶,南北二位星君联袂参加王母娘娘举行的蟠桃宴。盛宴间,王母笑着对二仙说:“二位卿家与金银瓜有缘,且赐予尔等。此瓜味甘,食之可养颜益寿尔。”  看官想必知道,观音菩萨座下有金童与玉女二位仙子。这金童与玉女,即是金瓜与银瓜苦修成仙,而后被观音收用的。这金银二瓜,虽然年年开花,却是千年方坐一果。其果又经千年方能成熟,珍贵得很。这次果熟,适逢王母寿诞,便请观音呈献于王母。  且说王母语毕,两星君的手中突然间各自呈现一枚奇异的瓜果:南斗星君手里出现的,是一枚火红的金瓜;北斗星君手里出现的,是一枚银白亮的银瓜。  二位星君获得王母的赏赐,心里自是十分喜悦。华宴毕,他们驾祥云来至云门山中的云窟别府。二人乘着酒兴,笑嘻嘻地坐在云窟中的仙溪畔,欣赏自己的仙果。  北斗星君赏得的银瓜,长不过一揸,粗不满对握,通体亮白,上半部分略呈乳黄色,芳香扑鼻,沁人心脾,壮人精神。  正把玩间,一声惊雷骤响,震得山摇洞晃。身为神仙的南北二位星君,也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这一寒战虽然没有什么了不起,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惊厥的一刹那,北斗星君手里的银瓜突然失落,“噗通”一声,掉到身边的仙溪里去了。北斗星君做出屈身打捞状,那银瓜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矣,晦气。看来我没有这个口福呀。”北斗星君故作惋惜地说。  “白老儿,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瓜落凡世,既增人之寿,亦添你之辉,是故为吧?能瞒得黑老儿何?”南斗星君风趣地说。  北斗星君面白如雪,常穿一身白色衣衫,因而南斗君星称他白老儿。南斗君星面黑似碳,常着一身黑衣,北斗星君自然会喊他黑老儿了。  白老儿嘿嘿一笑,说:“黑老儿,此为定数,岂是我老儿贪功也?”  南斗星君不愧是神仙,这一枚银瓜,的确是流落到了凡间。  那一天,原本是红日高悬,天蓝云淡。突然之间,乌云骤生,惊雷乍响,下起瓢泼暴雨来了。  当年的弥河,平日就河宽流急,非舟莫渡。没有多久,弥河水暴涨,洪峰滚滚而下,发出排山倒海的轰鸣声。  弥河两岸的村民,养成一种看水的习惯,当洪水到来时,观洪的人不少。大官营村,紧邻弥河的西岸,观洪人蜂拥出村,将弥河西岸围了个水泄不通。  大官营村的东头,临近弥河滩处,孤零零地坐落着两间低矮的茅草房。茅草房前,用篱笆圈起一个院落,倒是非常宽敞。茅草房的主人程老太,已经年过半百,双目失明多年,满头华发,病得奄奄一息。她口里含混不清,吃力地嘟哝着:“禾,禾,鱼,鱼,鱼....”  “禾”是谁?是她儿子的小名。  老太家自己没有地,靠丈夫在财主家当长工混饭吃。当家里揭不开锅时,她常独自一人外出讨饭,即使身怀六甲也不例外。  那一年讨饭归来途中,感到一阵肚腹疼痛。实在忍耐不住了,她一头栽在路边的谷禾地里,昏了过去。当她醒来时,胯下传出“哇哇”的婴儿啼哭声。于是,他给儿子取名叫“禾儿”。  禾儿是个快三十岁的壮汉,因为父亲早故,家里非常贫穷,至今还没有成家,与母亲过着相依为命的苦日子。  “娘,你想吃鱼吗?好,你等着,我给你逮去。”  禾儿很孝顺,他不忍心母亲吃不上鱼就撒手西归。于是,转身就跑,向弥河涯奔去。  因为母亲病情危急,禾儿没有注意到屋子外面的天气。当他一气窜到弥河涯时,方知河里山洪暴发,观洪人乌压压一大片。他一边向人空里钻,一边疯了似地嚷嚷:“爷们借光,我娘要吃鱼!”  这禾儿平日就憨头憨脑的,人们以为他又上了憨劲,谁也不去理睬他,任他在人空间钻来钻去。  禾儿好不容易挤到河边,一看,哎呀,河滩里水涨槽满,浊浪滚滚,十分吓人。他恨自己来晚了一步,像这样的洪水里,怎么能逮鱼呢?他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往沙地上一坐,张开大嘴哭了起来:“娘呐,禾儿给你逮不着鱼了!”  说来也怪,正在禾儿哭叫的当儿,有一条银色鲤鱼,竟然随着一个浪头起伏欢跃,好似故意给他看似的。  “小银鱼,你等等,我来了!”看到浪尖上那条欢跃的银色鲤鱼,禾儿将眼泪一抹,脸上绽开了笑容。  “真是呆子,哪来的鱼呀?是个瓜!”禾儿身边观洪的人也看到了,有一个银白色的瓜,随着浊浪浮上浮下,忽隐忽现。  当山洪爆发时,洪水经常冲下器物牲畜,甚至连大骡子、大马都有,观洪人也有搏洪捞物的习惯。不过,像这样的瓜,却绝不会有人理睬的。  禾儿的话音还没有落,已经纵身一跃,“噗通”一声,跳到洪水里,向那条银鲤鱼游去。一个洪浪扑来,将禾儿卷入水中,失去了踪影。观洪的人们一阵唏嘘,都以为这孩子完了。  出乎人们的意料,过了一会,一个猛浪涌起来,将禾儿甩在了下游的沙岸上。观洪的乡亲们非常惊讶,呼啦啦跑过去,将禾儿团团围起来。奇怪的是,禾儿手里握着的不是鱼,而是一个银光闪闪的,叫不出名目的亮瓜。人们愈加惊讶,七嘴八舌地问他是怎么一回事。  禾儿憨厚地一笑,回答人们说:“也没有啥的。跳进水里后,我看到有一条银色鲤鱼向我摇头摆尾,我就去逮它。可是,我快追,它就快游,我慢追它就慢游,怎么也追不上它。后来,我火了,猛地向它扑去,一把就抓住了它。谁承想,他的力气极大,将尾巴一甩,就把我甩到岸上来了。”  众人闻听哈哈大笑,有一个村人将嘴一撇,讥讽他说:“禾儿,你哄谁呀?你看你的手里是啥呀?”  禾儿低头一看,怪事,他明明逮住的是一条银色鲤鱼,怎么会变成了一个银白色的瓜呢?你憨厚地,喃喃地说:“信不信由你,我当时抓住的是鱼,不是瓜!怎么会变了呢?”  乡亲们都知道,禾儿虽然憨,却从来不说瞎话,想不到这一回竟然学会了糊弄人了。于是,有人不无讥刺地说:“也许是吧。鱼就是瓜,瓜就是鱼。禾儿,快回给娘吃鱼瓜吧,别误了时辰呀?”  此话一了,引得人们哄然大笑。从此刻起,禾儿多了一个外号,人们叫他“鱼瓜”,实际上是说他是个“愚瓜”。  禾儿听不出说话人的恶意,竟然信以为实,连忙应诺说:“是啦,这就回,这就回去。”  说完,禾儿两手捧着那个银瓜,犹似捧着一条活鱼,急急忙忙向家里奔去。他一口气跑到自家的茅屋门口,扯着嗓门喊:“娘,鱼来了,快吃吧!”  他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娘的土炕前,顺手将那银瓜轻轻一捏,那瓜竟然“吧”的一声脆响,一裂两半,滴滴浆液几欲流淌出来,一股浓郁的香味沁人心脾。  禾儿离家不久,他娘一口气倒不上来,就气绝身亡了。  这老太婆的魂儿离开身壳,穿过房门,身不由己地沿着一条陌生的大路前行。大路上阴风习习,尘土飞扬,人声噪杂,哭声阵阵。她舍不得她的破家,更舍不得她的憨儿子,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不时地回头向来路上张望,希望能再看儿子一眼。  走呀,走呀,忽然听到浪涛拍岸的响声从前面传来。继而;又听到一个女人嘶哑的叫卖歌声:    喝着甜,  闻着香,  冥府极品清心汤。  冬喝温,  夏喝凉,  父老乡亲来品尝。  化忧愁,  除悲伤,  一切烦恼都丢光。  不信你来喝一碗,  除却悲苦乐无疆。    禾儿娘听人说过,那个卖茶的妇人姓王,人们都叫他王婆子。  凡间骗子多,阴司骗子也不少,这个王婆子,就是这阴阳桥的大骗子。她所卖的不是什么清心汤,而是迷魂汤。不管是谁,只要喝了这迷魂汤,在人世间的凡事就会全部忘掉,让你变成一个无恩无仇、无爱无恨的混沌儿。  有人问:不喝行吗?  不行。冥间自有冥间的法规,不管是是还是非,你都得执行。否则,你将被押至酷刑堂,忍受那百般折磨,直到你顺服喝下为止。  禾儿娘不愿过阴阳桥,更不想喝这碗迷魂汤。踌躇间,忽然听到有人厉声呵斥她:“禾儿娘,奈何桥到了,快着点!。想过就过,愿留就留,别在这里磨磨蹭蹭。否则,哼!”  禾儿娘心里明白,她已经来到了阴阳两界的奈何桥。她听人说过,只要跨过这奈何桥,今生今世就休想再见到自己的儿子了。于是,她身不由己地长叹了一声:“哎!”  叹息过后,禾儿娘举步正欲过桥时,忽然听到背后传来儿子的呼喊声:“娘,鱼来了,快吃吧!”  “哎,来啦!”儿子的喊声,使禾儿娘一愣。于是,她答应一声,车转身,迎着儿子的喊声奔回去。  禾儿娘刚进家门,她便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她不由得冲口说道:“嗯,香,是鱼——瓜吗?”  听了娘的话后,禾儿大吃一惊,他娘不但闻到了瓜的香味,而且说起话来也清晰了许多。  “娘,是鱼——瓜,我刚下河去逮的。”禾儿顺着娘的意思说。  禾儿很高兴。他知道娘的病不轻,这瓜肯定是啃不动的。于是,他用两个手指将瓜瓤捏了又捏,在瓜瓢里捏出了一汪乳黄色的液汁。他将瓜瓢放在娘的口边,让瓜液一滴滴流进娘的口里。  几滴瓜液入腹,禾儿娘的精神一振。她眨巴眨巴两只早已失明多年的枯眼,竟然从眼角滚出几滴泪珠儿来。她的力气,好似也增加了不少,将嘴角一咧,对禾儿说:“禾儿,娘想吃鱼瓜肉。”  “好吧,孩儿喂你。”看到娘的变化,禾儿又惊又喜。他将银瓜掰成小块,极小心地送入娘的口里。  “好甜。好脆呀。”几口瓜下肚,禾儿娘高兴地咧着嘴笑了。  禾儿娘越吃越有劲,到得后来,竟然自己拿着瓜大口大口地啃起来了,甜得她口水直往外流。。  奇迹,真是奇迹!一个瓜啃完,禾儿娘的眼睛亮了,病也好了。她忽地一下爬起来,一把拉住儿子,激动地说:“好孩子,你说,这瓜是谁给咱的?”  禾儿摇摇头,如实地说:“娘,是我下河摸的。”  禾儿娘知道儿子不会说谎,一下子跪在炕上,“蹦蹦蹦”磕了三个响头,喜泪纵横地说:“老天赐福,仙人保佑呀?”  禾儿娘的病好了,她的惨白头发也变黑了。大官营的乡亲们都说:“禾儿娘有福,是得了神仙瓜的济!”  于是,村里的老太婆们,络绎不绝地来禾儿家串门,一来是道贺,二来是向他家讨要仙瓜种子。  直到目下,娘儿两个才知道,禾儿下河摸的那个瓜不是凡品,而是一个仙物。  禾儿这才想起来,应该留下瓜籽儿,来年多种一些仙瓜,也许能发大财呢。可惜,因为瓜瓤分外好吃,那些瓜籽儿都随着瓜瓤被他娘吞到肚子里去了。他在茅草屋里找来找去,却连一粒也找不到。自己都没有,何来送人呢?晦气!  禾儿娘身体硬朗后,自己动手翻晒铺盖。当她移动枕头时,忽然发现,在她的枕头底下,竟然有六粒银瓜子儿,那是她吃瓜时顺着口水流下来的。  禾儿如获至宝,将这六粒瓜种儿小心地保存起来。  大官营村,原本就有不少种瓜的,所种瓜的品种不少,西瓜、面瓜、脆瓜与甜瓜都有。原先种的甜瓜,又细又长,黑皮红瓤,叫做羊角蜜。  第二年初夏,禾儿将他珍存的六粒银瓜籽儿催出芽,小心翼翼地种植在自己的院子里。功夫不负苦心人,在禾儿的精心管理下,第一茬就收获了十二个银瓜。  这一茬银瓜,长得并不怎么好看,头大腚小,瓜面上有几条突棱,乳黄色也不均匀。可是,它的香味倒是极浓,离他家院子老远便能闻得到。这银瓜到底是什么滋味,他自己舍不得品尝一口,准备全部卖掉换钱花——穷人家,来个钱极不容易呀!  青州城是一座古城,从晋朝开始,至明朝初叶为止,这里一直是山东的首府。穿东关北阁子而过的这条大道,是连接南京和北京的通途。相当年,南方的举子们,便是从这里路过进京应试的。  沿着东关的昭德街南行,出东关不甚远,第一个村落便是徐家桥村。徐桥村的北头,有一座石头桥。石桥的两头栽植着十余棵古槐和垂柳树。树下浓荫匝地,大道穿荫而过。徐桥村的村名,就是因桥而得的。当年,这石桥周围是一个热闹处所,开店铺的,卖吃食的,玩杂耍的,说书的,相面的,样样都有,是行旅休息落脚的好去处。  当然,每到暑天,这里也是卖瓜果的好地方。  这一天夜里,禾儿做了一个怪梦。一个身穿一身白衣服的白胡子老者,轻飘飘地来到他的破炕前,对他说:“禾儿,你是一个孝子,你的时运来了。明天你到徐家桥去卖瓜,我给你一块黄绸儿,你将瓜蒙起来。我再教你几句歌谣,谁想买你的瓜,你就唱给他听。只要能对得上你的歌,那就是买主,亏不了你的。记住了!”   共 891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专家讲解附睾炎病症症状有什么
昆明治癫痫医院
云南癫痫病的新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