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呼和浩特资讯网 > 游戏

三联商社股权高价卖出董事长张继升或有后手

发布时间:2019-10-09 22:39:06

  三联商社股权高价卖出 董事长张继升或有后手

  这次三联商社股权被拍,对三联集团来说虽有断臂之痛,但也可能是借此轻装上阵的明智之举 张继升继续保持沉默。 从2月14日三联集团持有的三联商社()2700万股限售流通股被公开拍卖至今,已经过去了11天时间。作为三联集团董事长的张继升,没有就此事公开发表只言片语。 但沉默背后并不是风平浪静。 按照张继升的性格,不会长时间这样无声无息。 一位曾在三联集团长期工作过的人士对《第一财经》称。 一出大戏或许才刚拉开帷幕。 股权易手玄机 2月14日,三联集团持有的三联商社2700万股限售流通股在济南被成功拍卖,成交价是每股19.90元。这一价格比三联商社停牌前的最新市价每股9.68元高出了105.6%。 猜测买主已经没有意义,因为现在已经水落石出。山东龙脊岛建设有限公司早已把款交上,而龙脊岛也已于日前变身为国美电器的全资子公司。国美电器通过龙脊岛竞买以曲线入主三联商社的路线图已十分清晰。 本报从相关渠道了解到,在拍卖前,三联集团向拍卖行发出了异议函,但没有被接受。在三联集团看来,拍卖的时间设置、保证金设置更像一个提前布好的 局 ,意在阻止更多买家进入,以顺利实现 低价 拿走股权。 通过张继升重组郑百文的过程可以看出,他并不是一个按常规出牌的人。 媒体报道,2月19日,国美电器董事长黄光裕到了济南,并与三联集团的高层进行了接触。三联集团相关人士并未对本报证实这一信息。 但国美电器和三联集团的接触是早晚的事。此次拍卖的是三联商社10.67%的股权,三联集团还持有9.04%的股份。即使国美电器如愿以偿地获得龙脊岛拍得的三联商社股份,国美电器也难以实现绝对控股。 值得注意的是,公开资料显示,三联商社股改复牌至今,三联集团通过二级市场主动或被动减持三联商社约4668万股,而股价并没有明显下跌,甚至在今年1月8日创出12.4元的阶段新高。市场人士分析,机构吸筹迹象明显。 这其中的关键是,到底是谁吸收了三联集团变现的股份。这甚至决定了到底谁是第一大股东。 这些都令看起来已经尘埃落定的三联商社控股权争夺充满玄机。 三联商社真正的价值是否就在其销售络上呢?根据本报在济南的长期观察,三联商社的无形资产价值不可小觑。在济南甚至在山东, 买家电,到三联 的口号是很响亮的,人们认的也是三联这个品牌。 换一种思考方式,如果和国美的合作不成功,张继升另起炉灶,再开一家 三联 也并非不可能。 三联电子 在许多山东人中,甚至比三联商社更有知名度。 现在,这还只能是一种 思考 。但回想到张继升不喜欢按常规出牌的习惯,任何事情都有可能。 断臂求生? 即使张继升没有 出人意料 的后续手段,在这次股权拍卖中,他也已经成为赢家。 市场分析人士认为,从控制权的角度,如果拍卖价达到每股10~13元以上,三联集团就可以接受。实际拍卖价格达到了19.90元,这大大超出了市场预期。5.373亿元的拍卖款,虽然因为要偿还债务而不能全部到达三联集团的账户,但对缓解三联集团紧张的资金链条将起到雪中送炭的作用。 更重要的是,三联集团以后将会有更多的财力和精力做它爱做的事。 在拍卖之前,三联商社对张继升来说,更多的意义在于稳定的现金流。而在2006年8月,因为控股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作为董事长的张继升受到谴责之后,三联集团就不得不为偿还占用资金而奔忙, 现金流 的作用已经不复存在。 更大的麻烦是主要供货商和三联商社关系的恶化。2007年4月30日,三联商社发布公告称,广东科龙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山东分公司因与三联商社等单位总计640万元商品买卖合同纠纷,而申请查封三联商社济南营业地的1~3层。而当时,海信集团已经完成对科龙的重组。 三联商社甚至成了三联集团的 麻烦制造者 。一段时间以来,关于三联商社股份被轮候冻结的消息接踵而来。三联集团资金链紧张的状况由此而昭然若揭。 5.373亿元的拍卖款可以消除迫在眉睫的债务危机,甚至可能有部分投入到它急于发展的房地产产业。而此前,为了缓解资金紧张状况,三联集团甚至卖掉了它在《经济观察报》的大部分股份。此外,一直被张继升看好的宽带信息络百灵,在1月份也传出了与中国电信合作的消息 这其实也是三联集团出让既有资产的一种变现行为。 去年10月,总规划建筑面积180万平方米的彩石山庄正式开盘,停滞了多年的超级大盘 凤凰城 项目,在三联集团内部刊物上也称 今年预计将取得重大进展 。 循此将发现,这次股权被拍对三联集团来说虽有断臂之痛,但也可能是借此轻装上阵的明智之举。张继升或许 因祸得福 。 理想化 商人密码 领先半步,进入无竞争领域。 张继升曾不无自豪地阐述这一理念。但这一理念曾经造就了三联的辉煌,也是现在陷入困境的深层原因。 这一理念在张继升的 造城 上表现最为明显。 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三联集团开始大规模进入城建领域,提出了 连片综合开发 的城建模式。具体做法是将城郊的村庄集体成建制并入三联集团,村民享有三联员工待遇。村民全部农转非,为村民提供住房。然后对村庄原有土地进行连片开发。 这种模式在当时还没有先例。后来总面积达8.71平方公里的阳光舜城在济南南部农村拔地而起。现在这里已经成为济南最高档的住宅区之一。 但这种模式有着相当大的政策风险。2004年国家对土地的整肃风暴就落到了三联集团头上。规划面积11.75平方公里的超级大盘 凤凰城 因而陷入停顿。而当时,对村民的补贴(每人2万元)已经大部分发放,其后每年三联集团还必须给村民大量的各种补助、保险甚至是最低生活保障。三联集团已呈骑虎之势。直到今天,这种局面还没有停止。这就像一根粗大的针管,不停地从三联集团身上抽血。 更为麻烦的是,已经造的 城 效益也不尽如人意。拿阳光舜城来说,很多是为各级政府机关建的住宅,虽然价格低廉,但直到现在,三联集团也没有完全拿到房款。 济南业内人士分析,这些情况都造成了之后三联集团资金链条的紧张。 张继升预料到,旅游产业将是 21世纪最有希望的产业之一 。从1992年起,他就决定对青岛附近的田横岛进行旅游开发。到现在,虽然投入了数亿元的资金,但还远远不够。 这种情况下,张继升很难再在家电连锁上投入更多财力。于是造成现在的局面,在国美和苏宁这些后起之秀在全国范围攻城略地之时,三联集团还偏安山东一隅。 公开资料显示,注册资本为20亿元人民币的三联集团,其职工持股会持有79.94%的股份。而其中张继升持有2403万股,只占总股本的1.49%。 三联不仅是一个企业,而是一种事业。 这曾是悬挂于三联大厦前的巨幅标语。而张继升本人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山东师范大学的硕士生导师(也许很快就会成为博士生导师)。张继升不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商人,理想化在他身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迹。而这些,或许是三联故事的真正密码。

房产市场
CBA
古代笑话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