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呼和浩特资讯网 > 体育

买卖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25:11

以往,我每买回家一件东西,妻总先盘问一番价钱。我呢,总先卖卖关子,让她先猜,等她报出个价,我才估摸着掖了零头说一接近价。就这,妻也总是撇撇嘴儿,说人家至少赚我一半。这次,我正好要添一条裤子,就拉上妻一起去买,试试她的本事。  服装市场很热闹。挤挤扛扛,人头攒动,花花绿绿五颜六色的时装直晃人眼。  边转悠,妻边给我讲她的“买衣经”。她说,卖主给你开的是最高价,让你还,你不要怕心狠,拦腰杀他个半截价,免得还“老”了,如卖主不肯,你就一点一点往上添,添到你认为合适的价,如卖主仍不肯,你就来个“最后一招”。  “啥最后一招?”  妻得意地说:“你就假装不买了,搬价搬得那么死,放下东西就走,卖主马上就软。”  这时,一条好看且大方的西裤正撞进我的眼帘。正是我理想中的那条裤子。  “买裤子?”中年妇女问,笑容可掬。  “啥价?”我指指那条好看且大方的西裤。  “真买的话,九十五块。”  我捅捅妻子,让她上。我觉得一个大男人搞价有点怪掉价的。  “最多给你五十块,唬谁呢!”  “五十块?你往哪买这正经的名牌货?你给我进多少我要多少。告诉你,这裤子进价就八十五块呢!”  双方唇枪舌剑在较量、对峙,心理上也在较量、对峙,都严防价钱的堤坝的溃决。  妻说:“再给你添五块,五十五咋样?”  中年妇女:“再少得掏八十块。只剩下这一条了,我任赔五块。”  眼瞅着这“马拉松”式的舌战还要继续下去,我突然想起妻刚教我的“最后一招”,就说:“走,不买了,价搬这么死。”  中年妇女一听果然急了:“好好,我算服你们了。再降五块,七十五总可以了吧?”  妻递眼色给我,意思是可以拿走。我把钱付给中年妇女,拿走裤子。满心的欢喜。  回到家,我夸妻道:“你真行,比我强,费点唾沫就省下二十块钱。”说着我下意识地把手伸进兜里。啊!糟糕,我记得有二十块钱在那两个五十拾票里卷呢,都给了那卖衣服的了!  但,我没敢说给妻子听。 共 84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附睾炎能够吃橘子吗
黑龙江好的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最好的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